kesioncms
您当前位置:打渔晒网 >> 新闻频道 >> 贪官 >> 浏览文章

河北“亿元贪官”家中40箱钱部分发霉长毛

2014/11/14 9:00:54互联网 【字体:

   近日,河北省纪委通报了多起官员腐败案件,其中,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原副调研员、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因涉嫌受贿、贪污、挪用公款被查处,在其家中搜出现金上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马超群的律师透露,目前此案正在侦查阶段。

   此外,新京报记者从秦皇岛政法界人士处了解到,马案先是由纪委介入调查,上亿的现金是由秦皇岛市北戴河区检察院查抄的。公安局的办案人员曾去其位于北戴河的几处院子和开发区的办公室搜查,亦搜出大量现金、字画。

   昨晚,马超群母亲张桂英在秦皇岛举行新闻发布会,张桂英向记者证实了警方搜查家中钱财的消息,并确认钱财数额及黄金重量——现金1亿多元、黄金37公斤。

   但张桂英辩称,巨额钱财并非来自于马超群贪污,而是由自己丈夫合法经营所得。其夫马秉忠去年10月去世。张桂英说,68套房产大多是她和马秉忠所持有,小女儿马青茹代持部分房产,马超群名下仅有一套房子。

   张桂英透露,马超群是于2014年2月12日晚上9点多从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办公室被带走,当时马超群曾给她打电话。

   张桂英还透露,目前马超群及其弟马重群、其妹马青茹等家属7人被刑拘。其中马超群儿子马唯贺今年5月被刑拘,罪名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当时马唯贺大四正准备毕业。

   马超群其人:贪婪跋扈爱占便宜

   据了解,北戴河供水总公司2011年成立,马超群曾出任总经理。这家公司是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下属单位,国有独资企业,负责北戴河区、南戴河旅游度假区、北戴河新区的日常供水。同时,由于北戴河是中央暑期办公所在地,公司还担负着暑期中央领导、中外游客的安全供水工作。2012年,马超群被任命为秦皇岛市城管局副调研员,该职位为副处级,并非此前媒体报道的科级。

   新华社报道,秦皇岛市当地一些干部群众反映,马超群作为当地供水公司领导,相当“贪婪跋扈”,他在当地人中的口碑“挺坏”,名声较差。“谁的钱他都要收,哪儿的钱都敢要。”一位熟悉马超群的当地干部反映,“不给钱就不给你通水,给钱少了就给你断水。”

   这位干部称,马超群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和资源疯狂敛财,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门要通水管,他都要伸手收钱。

   新京报记者从马超群的朋友处了解到,马生于1967年,五短身材,外号“马矬子”,喜欢拳脚爱打架,平时大家都不敢惹他。马超群比较喜欢占小便宜,比如他在单位曾分管卫生,下属收上来的罚款他都扣留,单位发水果一定要比别人多留几筐。

   昨日发布会上,张桂英称,他相信儿子马超群,“我儿子很正直,就是脾气不好。”

   敛财案发:或因勒索高级酒店被举报

   据新华社报道,秦皇岛当地有人士表示,马超群案发,是因为他多年来大肆敛财,导致民怨沸腾。据了解,导致马超群落马的直接原因是,一家大企业在秦皇岛市建设一座高级酒店,马超群伸手向酒店要钱,被索贿的酒店无奈只得“从命”;但马超群收钱后嫌少,第二次又向酒店索贿数百万元,其索贿过程被录音。录音资料随后被举报到有关部门,导致其案发落马,多年来的贪腐敛财黑幕也被揭开。

   昨日,新京报记者就媒体报道内容,向两家符合“大企业在秦皇岛市建设一座高级酒店”的酒店询问,均被否认。一家被最多猜测的大企业董事长称,他没有听说马超群向其建设酒店索贿的事情,至于“因索贿被举报”,他认为这个说法不属实。

   新京报记者从秦皇岛政法界人士处了解到,马案先是由纪委介入调查,上亿的现金也是纪委查抄的。案件移送给公安局后,办案人员曾去其位于北戴河的几处院子和开发区的办公室搜查。“他的老宅周边比较荒凉,不过仍从办公室里搜出了大量现金、字画,还有和领导人的合影。”

   昨晚,张桂英辩称,巨额钱财是从她名下房子中搜出,而非从马超群家里搜出,且为自己丈夫合法所得。她说,现金是码整齐放进装水果的箱子里的,装满箱后就用胶布封存,外面包裹上牛皮纸,共有40多箱,还有几个书包装着金条、银条。“有的钱常年没有动,都发霉长毛了。”

   马超群的母亲张桂英还称,马超群被查,系其与现任秦皇岛市城管局局长马壮不睦被报复:“我儿子听说马壮贪污了100万,准备去举报,结果还没举报,就被马壮报复了。”

   昨日,记者就马超群案件致电秦皇岛城管局,城管局宣传科回复说,他们不了解这个案件,请记者去检察院询问。记者询问是否能联络到城管局局长马壮回应,宣传科工作人员说局长不在,不方便透露其联系方式。

   贪腐渠道:从检修、建设工程中牟利

   据新京报记者盘点,水务系统之前也多有贪腐发生,贪腐手段多集中于外包工程索贿、非法招标、串通投标、转手获利、从工程款中套现等。

   北京河湖管理处原主任李柱被控于2003年至2011年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彭某负责的北京都恩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等多家公司承揽市政工程及水利工程项目提供帮助。为此,其向彭某索要价值78万的宝马汽车一辆。

   一名北京市水务系统官员向新京报记者透露,马超群的贪腐如此之大,最有可能是从自来水管道管线工程的检修、建设等工程项目中非法牟利,“总经理是具体管业务的,给哪里供水,工程由谁做,总经理说了算。”

   该官员提到,一些工程建设单位需要用水,需要向供水部门协调,也可能会有利益输送。

   “小官巨贪”:掌握特殊资源控制垄断行业

   除了马超群,从河北省纪检机关的通报中也可以看到,其他“小官巨腐”案件同样数目惊人:某市车管所数十人大肆受贿数千万元,某市交警支队长受贿超千万元,某市人社局干部监管不力致使医保基金被骗取近2000万元,某县国土资源局原局长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总额近千万元,甚至有村干部利用协助征地时机受贿百万元。这些案件涉案金额巨大且发生在群众身边,社会影响恶劣,群众反映强烈。

   河北省纪检机关相关领导表示,在这些“小官巨腐”案件中,一些人贪赃枉法、以权谋私涉案金额巨大,动辄上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元,反映了在权力监管方面,“小官”也有大权、特权。

   这些所谓的“小官”,有的掌握着特殊资源,比如供水、国土、教育等,有的控制着垄断行业,比如车管、医保、电、气等,有的是一把手,在所辖区域和行业“具有绝对的权力”,时刻面临着各种诱惑腐蚀。对这些所谓“小官”的监督,相关制度不够完善,有时即使有监管也显得疲软乏力,导致“小官”蜕变为巨贪。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思宁认为,“小官”之所以能“巨腐”,正因为其手中掌握着重要的资源,加上权力没有得到有效约束,致使其在基层肆无忌惮、疯狂敛财。“这种腐败行为就在人民群众身边,影响尤为恶劣,虽然这些官员职务级别不高,但斑斑劣迹影响的是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必须从严查处。”张思宁建议,应从制度上加强对基层官员的约束,通过强有力的监管和监督,使其不敢腐、不能腐、最终实现不想腐。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热点商讯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